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BHL

叔叔,娇娇怕疼呢 - 20180128

楚娇从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叫家长。

原因竟然是上课屡次睡觉不改。

这也无法,她一个成年人,真的对再一次的高中生活没有兴趣,更何况她现在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拿下一家二叔,晚上都在被窝里上车补课,上课自然没什么精神。

楚珉深接到老师电话时吓了一跳,还以为楚娇在学校出了什么事,一听才知道不过是上课睡觉被老师教育了。

楚娇从小读书没让他操过心,一路顺风顺水,让他这个当家长的基本没有过成就感,好像不用他,娇娇自己也能顺遂的长大。这一次被老师请到学校谈心,对他倒是一种即新鲜又有趣的体验。

“……楚先生啊,我虽然知道你家孩子初中成绩不错,但你要知道,高中不一样。”

“是,老师说得对。”

“而且她这个样子上课睡觉,对其他同学的影响很不好!”

“是的,您说得对,我会好好教育她的。”

“你也别对孩子太苛刻,好好给她说一说,晚上用功可以,但是也别太过,白天的课才是最重要的。”

“好的,我家孩子从小没离过我,可能还没适应,实在让您费心了。”

“哪里哪里。”

楚娇背着书包在教师办公室的门口无聊发呆,听着里面的谈话心中惴惴不安。

呜,真是丢脸,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被请家长。

二叔会不会生气啊?~

她鲜少看见自家二叔生气的样子。他对待她向来是温柔的,虽然在外人面前一贯冷脸。

不过今天听着声音……不妙啊……

唔,这下不好办了~

楚珉深和老师告别,出了门就看见楚娇低着头不知想着什么的模样。

他有心想给小姑娘一个教训,难得的冷着脸。

“叔叔……”

楚娇抬头仰视着他拽着他的袖子摇晃了下,扑闪扑闪大眼睛,眼中忐忑不安。

楚珉深反手抓过楚娇的小掌,也没说话,径直朝着校外走去。

今日是周五,住校的学生很多也离校回家,楚珉深跟老师谈完时已经放学很久了,天色也早早暗了下来。

上了车,楚娇坐上副驾,还没等楚珉深启动开车,就倾着上身凑到楚珉深面前,“啵”地一声,嘴对嘴亲了一口。

“叔叔,不要不理娇娇嘛~”她不要脸的卖萌。

楚珉深本就不是真生气,被她这么一亲,一周未见的思念破土而出,而之前佯装的严肃也差点破功了。

但他还是忍住了,绷着脸,色厉内荏,“撒娇没用,叔叔之前就说过,犯错了该怎么样?”

作为一个好家长,他时刻提醒着自己,要好好教育娇娇。

“犯错了……”楚娇低头对手指,“犯错了就要接受惩罚嘛~”

她咬着下唇,半是郁闷半是苦恼,“那叔叔要怎么罚娇娇啊?”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伸手在坐垫下捂住自己的小屁股,“娇娇怕疼呢,反正可别再打娇娇屁股就好~”

楚珉深手中方向盘一滑,越野车在空荡的路面走了一段S形,楚娇这看似正经实则挑逗的话让他呼吸一重,想起了不久前那次“体罚”经历。

那是楚娇考上高中的那个暑假。

三年初中生活结束,同班的少男少女相约一起聚餐,吃完饭还在KTV唱歌玩闹了几个小时,散场时已将近半夜。

楚珉深那天正好也和战友有事要谈,楚娇傍晚电话给他报备了自己的行踪后,他也放心地没有多管,两人就着微信时不时聊两句。

年轻人总有自己的生活嘛,他那时颇感心酸与沧桑,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他不可能霸占自家小花朵所有的时间。

然而就是那个夜晚,楚娇在得知楚珉深谈事的地方离KTV不远时,便想着去那里等楚珉深一起回家。却没想到途径一个小巷子时,被人盯上了。

楚娇正直芳龄,比同龄人都要高挺的身材和姣好的面容让她一直都是人群中的焦点。那天她穿着简单的T恤和热裤,白花花的大腿就算在夜里也很吸精。

那人应当是附近的流浪汉,看到楚娇一个人行走在空无一人的夜色中,一下起了色心歹意。

楚娇正和自家二叔聊着微信,没有注意周围,忽然感觉身侧黑暗中一个带着恶臭扑来的身体,下意识一个下蹲躲过,然后果断地用二叔教过她的防狼招式,抓住那人的手就来了一个过肩摔。

那人没料到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竟然有这般身手,被摔得浑身发疼,也来了狠劲,爬起来又向楚娇扑去。

而手机那头的楚珉深,在听到楚娇最后一条明显中断的语音,还有背景中楚娇的小声惊呼后,心中忽生不安,再次打电话过去也无人接通,他一下就从包厢里站起身来。给战友们告了个罪,按着楚娇最后发给他的定位方向往外冲去。

楚娇虽然被楚珉深教导了几年身手,但从来没有实践过,平日里也就跟楚珉深打闹,楚珉深顾及着她,常常放水,所以当她第一次对上真正的歹人,才知道自己的身手还是欠缺。

她招架得吃力,一个不注意就被那人推到在地,大腿被地上的石块划了几道口子。

那人见楚娇力竭,眼中闪过喜意,刚才摸了两把这娘们的肌肤,啧啧,滑嫩得他都快硬了。他一边向下覆去,一边发出嘿嘿淫笑。

楚娇厌恶得快吐了,她一边用劲挣扎反抗,一边在地上摸索,想要找块石头当做工具砸过去。

那人急色地撅起嘴,想要一亲芳泽,没料到忽然感觉脖子一紧,有人从后面抓住了他的衣服,生生地将他拉直了身,然后提离了地面。

楚娇身上一松,她抬头,发现她的面前笼罩了一个高大而让人安心的身影。

“二叔……”

楚娇喃喃出声。

------

可能有小天使注意到,我把文章的题目改了下。去掉了高H的高。因为我越写越觉得,虽然开这篇文的初衷是写肉,写H,但它离不开剧情的支撑。如果有人因为标题的缘故点进来而失望,是我的错。

没有人能让所有人喜欢。

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的行文、文风和内容,可以点叉离开,我们江湖再见;如果有幸它能入得了你的眼,那么我很高兴,我也会努力写出更多更好的内容。

这篇文才开篇,我想这时就下定论,说我没有炖肉,欺骗读者,还为时过早吧?虽然我只是个小透明,但我也不想去学别人。我只写我自己心中的故事。

之前写书评的时候,有感而发,剖析了下自己写文的初衷,贴在这里。我不指望能让所有人喜欢,我只希望不让喜欢我的人失望。

今天遇上了人生中第一个喷子,有点玻璃心了,啰啰嗦嗦这么多,实在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