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BHL

叔叔,你是来勾人的(微H) - 20180128

女生脚程本就比男生慢,加上几个人又在聊天,等她们到食堂时,桌子几乎都被占满了,几人赶紧去排队添饭打菜,没想到每个菜基本都只剩了点汤汤水水,好不凄凉。

楚珉深和几位教官坐在一桌,一直注意着门口,见楚娇一直没来,怕她吃不上饭,又重新排队打了几大盆菜放在桌上,还不让人动筷,惹得众手下一阵侧目。

他老神在在,和几个爷们刨完了饭,才看见楚娇一行人走进了食堂。

几个女生正愁眉看着不及碗盆一半高的一点点菜,虽说这军训的饭菜不好吃,但耐不住她们运动量巨大的后遗症——饿啊。饿起来吃什么都香,结果几个人就这么点菜,看来,只能干吃白米饭了。

楚娇这时也瞧见了楚珉深。

没办法,在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男生中,楚珉深他们几个充满男性荷尔蒙的军人十分显眼,要想忽视也难。

她看到了楚珉深的眼神,又见他示意了一下桌上没动的几盆菜,便拉着几个朋友一同往他那桌走去。

越走越近,几个女生又忐忑又奇怪。

“欸,娇娇,往哪走呢,那都没位置了。”

“对啊,那几个教官都盯着我们呢,呀,我脸都红了。”

“你可别让我们抢他们位置啊,万一他们给我个过肩摔,我可不像李梦儿,丢不起这人。”

楚娇听得她们几个小女生脑洞大开,忍不住扑哧一笑,都什么跟什么呀。

楚珉深看到楚娇的笑颜,心里痒痒的这小花儿,越来越漂亮了。

他见几个姑娘走过来了,拍了拍几个吃完了在椅子上挺尸的教官,示意他们赶紧滚起来。

“你们坐吧,我们刚好吃完了。”

他也没特意表现得太亲密,就像是很普通的吃完饭给下一轮的人让位置。不过不普通的是,几个男人收完自己吃饭的餐盘后,还在桌子上给她们留下了几盆热气腾腾的丰盛大菜。

“我的妈,我没想错吧……教官这是……专门给我们留着的菜?”几人之中最爱犯花痴的小美捧着心一脸感动。

“想多了,我猜也就是教官打多了没吃完,又见我们可怜,才给我们留着的。”阿菲冷酷地戳穿了小美的妄想。

楚娇抿唇偷笑,其实有时候小美还挺能歪打正着的。

熬过了头几天,学生们都渐渐适应了高强度的训练。

然而,教官们总是能想出新的方法来折腾人——在一个夜深人静,正是辛苦了一天的少年少女们睡得正酣的时候,尖锐的哨声尖利的哨响忽然响起,惊醒了沉睡的所有人。

楚娇第一时间睁开了双眼,今天白天听班里教官提到紧急集合这件事时,她就留了个心眼,晚上果然就遇上了。

她一边起身,一边将其余几个舍友叫醒,几个女生动作迅速的穿上了衣裤往楼下冲去。她们白天都听教官提到了这样的半夜紧急集合,如果不能在三分钟之内赶到楼下集合,迎接她们的将是后半夜的辛苦操练。

相互搀扶帮助着,几个女生在三分钟倒计时结束前十秒到达了指定位置,报告教官后,归队站好,而她们身后,还有一大群迷迷瞪瞪,没有把这样的集合当成一回事的人慢吞吞地赶到。

于是,所有人,撑着眼皮,强听了各自教官长达半个小时的训话。

而后,在三分钟内赶到的人,被允许回房睡觉,而其他没有按时集合的同学,则要接受半夜拉练。

几个逃离魔爪的女生对视一眼,眼中都是庆幸。被强制压下的睡意再度来袭,几人东倒西歪,互相搀扶着回了宿舍,准备倒头就睡。

楚娇上楼梯走到一半,忽然顿住。

“咦,怎么了娇娇?”小美迷迷糊糊地看着她忽然停下脚步,问道。

“没事,你先回去睡吧,我去上个洗手间。”楚娇拍了拍小美肉肉的小脸蛋,解释道。

“喔,好的……你赶紧回来阿~”小美也没多想,松了攀着楚娇的手。她困得不行,十分想去见周公,于是自己继续眯着眼往宿舍走去。

楚娇这才慢悠悠地走到走廊深处,那里是这一层的公共洗浴处,有洗手间,也有公共浴室。

她才走进门口,更衣室里忽然就伸出来一只手臂,揽过她的腰,下一秒,她便消失在了走廊上。

而在漆黑一片的更衣室内,楚娇正被人抵在门背后,狂野地亲吻着。

“嗯……啊……二叔……”

“娇娇……啾……娇娇……”

更衣室内的男人正是楚珉深。

今晚的紧急集合本就是他设置的,他知道楚娇肯定能按时集合,那么相应的,她也能提前回来。这么做的原因么……呵呵,他觉得自己开了荤,就有些无法克制自己的**了。

看到楚娇穿着军装英挺的小模样,天知道他这几天是怎么克制才没让自己当场硬起来的。

楚珉深将楚娇按在更衣室的门板上,急躁地含住楚娇的嫩唇,大口**着,而后又埋在她的脖颈出,惩罚性地咬了一口她娇嫩的肉。这小妮子,这几天完全不给他好脸色看,两人虽天天见面,倒像是陌生的教官与学生一般。

“想不想二叔……嗯?”

楚娇仰着头,任由楚珉深作乱,“啊……不想……二叔都不告诉我……嗯……来当教官了……我才不想你……”

“啧……二叔不是想给你个惊喜么?”楚珉深的唇又回到了楚娇脸上,细细亲吻,笑着回道。

“哼!”楚娇伸出小手,揉了揉他抵着她小腹,半硬的物件,“我看你是来勾人的!”勾得女学生们芳心大动。

楚珉深就着楚娇的手,轻轻摆动着腰肢,让自己的**隔着布料在楚娇的手中摩挲,“勾谁?二叔只想勾你……”

说罢,他再次狠狠地吻住楚娇,温柔而猛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