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BHL

【师尊篇2】施了一个剥离术 - 20180128

凌越在看到镜中满身是血的少年倒下的那一刹,也不知怎么的,心下微动,一个瞬身就移至登天梯上,将她接住了。

也许是因为少年那双充满朝气的眼神,又或许是因为少年那欲与天公试比高的狂言。

他想,自己没有徒弟,似乎现在,可以收一个了。

而身在太玄宫中的其余众人则是面面相觑,一向冷心冷清,不管他人死活的九霄真君,今次竟然亲自去救下一个炼气期小娃?还说这个人,他要了?

这是他们听错了?还说天要下红雨了?

只有掌门笑得满目慈祥,“看来九霄也要有徒弟了,甚好,甚好。”

凌越从不为做过的事后悔。

虽然他也有些不明白自己今次为何这么冲动,为何会救下一个与他毫无关联的陌生人,但既然是他的人了,那他也会负起责任。

他御着飞剑,抱着人回到了自己的洞府,将昏迷不醒的人放在床上,却看见小孩浑身一颤,血流的更是汹涌。

是了,他是变异冰灵根,睡得也是万年寒潭凿出的寒冰床,这孩子却有火灵根,接触到寒冰床当然会不适。

凌越皱着眉,神识探入储物袋中翻找了一番,最后取出了一张之前随手猎下的七品火狐皮,铺在了床上。

七品火狐相当于修士的元婴初期,它身上的任何一件东西都可以算是宝物,价值连城,却就被凌越随意扔在了储物袋的角落,此时好不容易重见天日,却又被当做随意垫放的毯子。若是这火狐泉下有知,怕是也要气得爬出来咬凌越一口。

这一张完整的火狐皮色泽浓烈,皮毛柔软光滑,鲜红纯正而没有一丝杂色,铺在寒冰床上,让凌越清冷的洞府似乎都有了一丝暖意。重新将人放在火狐皮上,少年皱起的眉头终于舒展,还不自觉地蹭了蹭身下柔软的皮毛。

果然还是小孩子。凌越面无表情,心中却下了定论。

他又看了眼少年脸上的伤和身上的血迹,登天梯越往上走,不仅威压递增,罡风更是不断,若不能及时处置,罡风的暴烈金气会便留在真气中,阻碍真气的正常运转。

他不喜人伺候,偌大的九霄峰上,除了他只有两名做杂事的小僮,此刻若是要处理这伤口,也只能他来了。

凌越手指一动,探入储物袋取了些药出来,然后随手施了个剥落术,将少年的衣服剥除,又施了一个清洁术,将少年身上的脏污清理了干净。

然而当他的目光再次移向床上那句**的身体时,凌越却停住了动作。

而他那张一向平静无波的冰山俊脸,终于有了崩坏的痕迹。

清心寡欲了一百年,从未有女人成功近身的九霄真君,此刻面色僵硬,微微后退了一步。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的徒弟,从少年,变成了少女?

*

此刻,凌越眼前的景象极具冲击力。

宽大的冰床上,一具雪白的**正躺在火红的毛毯中。她眉目轻蹙,睫毛纤长,眼角还有一颗红色的小痣,躲藏在睫毛的阴影里。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毫无血色的樱桃小嘴,姣好的面容因失血而苍白,脸颊上还有丝丝割伤,楚楚可怜。

视线移至上半身,那里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不同于男儿身的,波涛汹涌的胸部。原本束缚着它的绑带被施术解开,带子和衣服散落在一旁,那双圆润傲人的乳儿似乎也被压抑了许久,此刻终于获得释放,微微颤动,泛着些柔嫩的粉红。

再往下,是盈盈不堪一握的腰,光洁无毛的平坦小腹,以及……纤细修长的双腿。

在凌越长达百年的生涯中,他的心思全被修炼二字占据,接触女性的次数屈指可数。又因着自身的变异冰灵根,加之本命功法是清心寡欲的《九天玄冰诀》,他连生理悸动都少有,元阳更是牢牢锁住,虽是有益于他的修炼,但平日里总是一张冷脸,对异性的示好视而不见,久而久之,他身边便是生人勿近了。

此时,床上的楚娇却是受着难耐的折磨。

她虽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了修炼之道,憋着一口气通过了试炼,但却到底没有经历过修真,昏迷中无法掌控身体。体内的真气混着罡风乱窜,叫她苦不堪言。

凌越见少女蜷缩起身体,周身的气息也忽的一乱,也顾不得太多,连忙上前点住了她膻中、气海二穴,又伸出大掌覆住她的脐下丹田,神识探入少女的身体中。

楚娇是木火双灵根,罡风属金,恰好克木,她体内本平衡的木火之气此刻早已失衡,加之体内功法自主运转,不断吸收着身下的七品灵狐的火属性灵气,她浑身好似被放在火上炙烤,又热又烫。

本是万分煎熬时,楚娇忽然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拂过她的身体,贴在了她火热的肌肤上。

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循着本能,身体往那处冰凉靠去,紧紧的抱住了那只手,汲取着那沁人的凉意。

-----

修真界结丹之后都有道号,男主凌越,道号九霄。

金丹期称真人,元婴期称真君,渡劫期称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