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BHL

【师尊篇3】疗伤(微H) - 20180128

凌越的神识探入楚娇体内,并不知道两人此刻的姿势有多暧昧。

少女的头抵在他的肩上,绯红的侧脸紧贴住他的三角肌,随着整个身体的前倾,胸膛也随之向前,那双白兔般的乳儿,就这么夹住了他的大臂。

虽只有二八年岁,但楚娇这具身体发育地极好,胸部山峦起伏,真真可谓是童颜**。无需挤压,就这么坦然地敞开,那乳沟儿也清晰可见。此刻那双**的内侧紧贴住男人的肌肤,根本不用用力,就能将凌越粗壮的手臂牢牢地夹住。

“嗯……啊……”

本在焦躁间,楚娇忽然感觉下腹处一股水行灵炁顺着丹田,裹挟着冰雪袭来,让她不由得呻吟出声。

那灵炁与她经脉中躁动的火苗猛然碰撞,二者转瞬间便交缠在一起,随着水气的增加,那些多余的火行灵炁被紧紧绞住,交融在一起,化为一股混沌真气在楚娇丹田运转,让她体内的燥热渐渐缓下。然而,替之而来的,却是难以言喻的酥麻。

这酥麻并不似肌肤所感受到的痒意,而是从四肢百骸中窜出,由着经络,流荡在身体里所带来的震颤。

“啊……”

楚娇陡然感觉丹田中那股混沌真气开始旋转,她不禁惊呼一声,脑海中却忽然响起一阵轻喝。

“凝神!”

那镇定地声音让她灵台一清,收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也使她立刻感受到体内四股不同灵气的碰撞。

“啊……我这是……嗯啊……怎么了?”

往下腹冲涌的酥麻让楚娇的问话都断断续续,她却没有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出声,这疑问也只是回荡在自己的脑海里。

“汇任督,过天枢,凝神聚气!”

那清冷的声音再次在楚娇的脑海里响起,同时她感觉到自己身上几处穴位被人快速点住,她立刻调动真气,将潺潺细流般的灵炁聚集在一起,顺着那人的指点,沿着窍穴而行。

楚娇此刻并不知道外界如何,但她却感觉自己被一双眼睛如同剥光了一样扫视过全身,她有些羞耻地想将自己缩住,却感觉那双眼睛似乎看透了她的想法,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莫怕。吾此刻只神识入你体,”那声音似乎就是她昏倒时前一刻所听到的那个,虽然冰冷无质,却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勿要反抗,你被罡风所伤,需将体内的金煞驱除。”

“好……”

楚娇不知怎么便平静了下来,她感到那股带着寒气的气息勾住了她的灵炁,如同牵住了她的手一般,从她的百会穴开始,引导着她,将她体内被罡风侵入的金煞一点一点剥除,那冰炁好似一把利剑,杀伐果决,未漏掉一丝煞气,却又精准万分,小心翼翼地未曾伤害到她分毫。

这过程有些漫长,楚娇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木火灵炁,保持着灵台清明,但每次那冰炁划过她的经脉,她整个神经都不由自主地感到酥麻,入骨的酥麻。

“啊……啊嗯……”

她的神魂忍不住颤动起来,连带着在她体内的另一道神识也感受到了这一阵震颤与酥麻,凌越的那抹神识听着包裹住他那娇媚而难忍的呻吟,忽然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热意。

他立刻从楚娇体内抽离,识归本体,还未睁眼便感觉到手臂处的异样。

视线移向那处,凌越转瞬便又移开了,无它,那两团绵软清晰地在他面前,紧紧夹住他的手臂,他第一反应便是将手臂抽出来,然而却不料楚娇抱得死紧,他欲抽手,那乳儿却更是在他大臂上摩擦,连带地抖动起来,娇艳的两颗红珠就这么愣生生地闯进他的视野里。

“热……好热……”

体内的冰凉陡然抽离,楚娇再一次被热浪席卷,虽金煞已被剥除地差不多了,但她还不懂如何掌控吸收的多余火炁,只能再一次贴近让她能够舒服一点的寒气之源。

这源头当然就是修炼玄冰诀的凌越。

少女此刻似乎认准了他,无论凌越怎样闪避,都躲不过她的痴缠,那双藕臂好不容易放开了他的手,下一秒便缠上了他的脖颈,少女胸前的两团绵软,又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胸膛上。

“嗯……好舒服……”

终于抱住了“冰块”,楚娇闭着眼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意,她尤不知足,觉得胸口那处火气甚重,四处摸索,抓住一块“冰”,贴在了自己的胸上。

凌越的右掌,就这么突兀又毫无防备地,触及了少女的圆润**。

他的手指修长,因着常年练剑,掌中与指腹都满是厚茧,此刻微张的手掌紧贴住少女雪白的肌肤,而少女胸膛上那小巧鲜红的乳珠,恰好就夹在了他食指与中指的缝隙处。

身为元婴期的大能,少女不带灵力的“袭击”他本可以轻松躲过,然而不知怎的,刚才少女娇媚的呻吟一直回荡在他的脑中,搅得他分神,而下腹忽然涌上的热潮更是让他的动作迟缓了许多。

“啊嗯……疼……”

耳边的娇呼将他从恍惚中唤回,凌越发现自己的手竟用力抓住了那团绵软,将它挤得变形,肥嫩的乳肉在手指间充盈开来,掌下肌肤绵软,指间滑腻非常。他食指和中指微动,夹在其间的乳珠也随之而动,没几下便变得红艳无比,颤颤巍巍。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

“心宜气静,望我独神。”

“心神合一,气宜相随。”

“相间若余,万变不惊。”

不敢再看,凌越闭上眼,口中念起清心咒,怕右掌抽离会引动少女体内尚未平息的真气,他干脆将左手也覆上少女的左乳,将真气汇聚于掌间,缓缓打入少女体内,将她胸口的火炁逐一梳理,送入丹田。

云门,灵虚,乳中。期门,腹衰,神阙。

锁骨,咽喉,胸乳,纤腰,肚脐,下腹。

大掌由上至下,带着不容忽视的力道抚过少女的身体,顺着他手掌的动作,少女体内被融合的真气也逐渐向下流去,最终汇至丹田。

凌越将手再次贴住少女的丹田处,感受到那里的真气回归平静,正欲收回灵炁,不料那真气却忽然生起拉扯的力道,生生夺走了他的一缕冰炁,才依依不舍地放他离开。

在凌越收手之后,他并未看到,那一缕冰炁融进了少女的丹田中,而丹田中的混沌真气越发浓郁,而后如同一个漩涡不断旋转,慢慢地越缩越小,最后气状的真气凝成了一滴乳白色的水滴,从丹田下滑,悬浮在子宫深处,如同一颗种子,静静地扎根于此。

凌越没有在意自己那一缕失去的灵炁,对他而言,那不过是他所拥有的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一个眨眼就能炼回。

少女此时已恢复了安静,乖巧地躺在床上,凌越将从储物袋中取出的伤药给她喂下,不过多时,她身上的伤口就以可见的速度渐渐愈合,恢复了一身细腻白皙。

凌越站在床榻前定定地看着少女,眼中澄澈一片。深蓝如墨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疑惑,却又很快敛去。

-----

唔,所谓“神交”……

想写这个很久了啊哈哈。

很喜欢木心先生的诗,恰好写到酥,附上一首《醍醐》,酥入骨。(没有算在字数里)

你在爱了

我怎会不知

这点点爱

只能逗

引我

不足饱饫我

先得将尔乳之

将尔酪,将尔酥

生酥

而熟酥

熟酥而至醍醐

我才甘心由你灌顶

如果你止于酪

即使你至酥而止于酥

请回去吧

这里肃静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