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BHL

【师尊篇11】傻丫头,张嘴(微H) - 20180128

“嘤呀……”

本就敏感的胸肉被两片温热的唇瓣攫取住,楚娇忍不住惊呼出声。

一向禁欲又清冷的师尊,怎么,怎么会做出如此失格的举动?

楚娇万万没有想到,她前一刻还在思踌如何才能勾引师尊拿下师尊,现在师尊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男人那与自身冰冷气息丝毫不符的灼热舌尖已悄然探出口,贴在了她的肌肤上。

楚娇仰起头,半是愉悦半是疼痛地咬住下唇,眼中之前的失落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狡黠与期待。

即是你主动闯入,师尊,那便别想再抽身离开了。

她扬起一抹笑,纤细的双手勾住了男人的脖颈,任由他的脸在她的胸间埋得更加深入。

凌越虽心中动荡。但还是没有忘记自己过来的初衷。他承认自己对小徒儿动了不该有的欲念,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将少女身上的暗器取出来。

他运转起体内的冰炁,舌尖探入那处伤口。

刚才透过楚娇的视角他便已经看到,那暗器并不一般,肉眼根本无法看到,他心中当下有了猜测,此刻不过是证实。冰气从丹田而上,如同一缕冰丝,随着舌尖钻入楚娇的乳肉中,绕着那暗器旋转裹紧,一点点将那东西包裹地如同蚕蛹一般。

“唔啊……”

剧痛的伤口被突如其来的冰凉所刺激,疼痛暂缓,但那凉意却激得楚娇一颤,肌肤上顿时生了许多鸡皮疙瘩,而本是柔软的樱红乳粒也因之挺立了起来,战战巍巍地贴在凌越的脸颊旁。

凌越越发轻柔地操纵着冰丝,舌尖慢慢地将暗器勾住,嘴唇贴在乳肉上用力吸吮,小心翼翼地将暗器一点点勾了出来。

本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动作,他却小心地如同对待珍宝,生怕再伤到楚娇丝毫。

“啪嗒。”

暗器被凌越吐到了一旁的小碟里,冰丝化去,小碟里竟是空无一物。

“这……?”楚娇望着明明有物体掉落的声音,却看不见一物的碟子,有些疑惑。

凌越伸手摸了摸,语气带着笃定。

“果然,是‘不须羽’。”

“不须羽?”

楚娇回忆起自己曾看过的灵物图鉴,很快有了印象。

“啊,是‘不须鸟’的羽毛!?”

凌越眼中闪过满意,点点头。

“怪不得我一直找不到呢~原来是透明的不须羽。”楚娇恍然大悟,但很快,她脸色又白了起来。

“师……师尊……我是不是快死了啊……”她想到图鉴上对这灵物的介绍,双眼红红,“‘不须羽’有剧毒不是么?”

“傻丫头。”

凌越揉了揉她散乱的头发,语气却并未严阵以待。言下之意便是,有师父在这儿,你还用担心?

不得不说,凌越虽看似清高,但却也有清高的本事。所谓‘天才’二字,并不是平白能够得来的。不须羽的毒要解,于他而言并非难事。

他刚才冲动地赶过来,一半是担心楚娇自己处理不好,另一半,不过是自己的私心罢了。

从刚才扔下的几瓶药里取过一瓶,凌越将里面的丹药倒出了一颗。

“张嘴。”

楚娇乖乖地听话,凌越捏着那粒圆滚滚的丹药便塞进了她的口中。修长的手指完成了该有的动作正欲往回缩,楚娇的小嘴却先一步合上,将男人的手指含在了嘴中。

柔软的小舌灵巧地勾过凌越手指间的丹药,舌尖轻轻扫过男人的指腹,包裹着手指的喉咙缓缓收缩,药丸被咽下肚,而男人手指也成功地被口腔的唾液濡湿了。

凌越看着少女潮红着小脸嘟着唇含住自己手指的模样,感受到指尖的湿意,喉咙忽地有些干渴。

“咕咚。”

不知是谁嗓间的声音。

楚娇有些大胆地含住了凌越的手指,心中其实惴惴不安。她也不知道自己这勾引到底能不能起作用,毕竟,这是一个洁身自好又极其禁欲的男人。

但当她看到男人那深邃如深海的眼眸中隐隐可见的波涛时,她想,那应当还是起作用了。

“师尊……”

楚娇恋恋不舍地张嘴,放开了被她含得都有些温热的手指,临到头还嘬了嘬,带着天真,好似自己含住的不过是一双夹住美食的筷子。

-----

久违的小剧场:

楚娇:师尊,你舌头怎么这么厉害!

凌越:娇儿……的舌头也不错。

楚娇:啊哈哈,哪有哪有,没师尊的口活好!(咦我说了什么)

凌越:呵呵……不如,师尊来教教你,什么叫……口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