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武林萌主

第八十九章 是谁做的? -

来源:武林萌主作者:玄色

第八十九章 是谁做的?

好痛……苏小舞觉得颈后钝痛传来,致使她失去的意识慢慢回到脑海中。手脚还是有些麻木,苏小舞略略用了一点扳指里的电流刺激了一下身体,在最短的速度里恢复知觉。

苏小舞不敢冒然睁开眼睛,她在丐帮总舵被人打晕,显然误伤的机率为零,只有可能是冲着她本人来的。

可是她又没得罪什么人,哦,早上刚刚得罪过蔡羽山那个家伙。

身体各处除了后颈处隐隐作痛之外,没有感到有何损伤。而且后背冰凉一片,应该是躺在地上。死家伙,难道把她打晕了之后就晾在这里了吗?等早上看她笑话?

不过也不像,她面上并没有空气流动的感觉,应该是身处在房屋之内。苏小舞忍不住微睁双目,果然映入眼帘的是高悬头顶的横梁。

见鬼了,苏小舞久久不见人声,屋内黑漆漆一片,终于扶着头坐了起来。打量了一下她所处的地方,发现居然是她第一天来丐帮时陆剑铭帮主接见她的地方。

苏小舞心底浮上不好的预感,不仅仅因为这诡异的事件,她同时还闻到了一股奇怪的气味。她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血腥味,但是这股味道和她当时在歧天谷重伤夏流阳时闻到的一样。

心情忐忑的四下张望,果然不出她所料,不远处的地板上躺着一个人。

苏小舞暗叫不好,她肯定又被人当成便宜凶手了。赶忙起身奔了过去,发现此人居然就是丐帮帮主陆剑铭,腹部被人穿透一剑,血流满地,凶器就落在她刚刚躺着的右手边。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她先一步醒来,过一会儿就会被人冲进来直接当成凶手灭口。

“喂!你怎么样?”苏小舞惊呆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伸手去试了试他的脉搏,发现还有微小的跳动。“撑一会儿,我这就去找人。”苏小舞赶忙说道,武林高手不是都可以用真气续命吗?

苏小舞仔细看了一眼陆剑铭的伤势,悲哀地发现时间耽误了太久,血流过多,大罗神仙都不能救回来了。不过她也要去找人啊,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这样下去。

刚想站起,苏小舞突然觉得右手腕一紧,被一个钳子般的手握住。苏小舞低头一看,发觉陆剑铭不知道何时已经睁开双眼,在黑暗中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充满血丝的双目,正散发着无尽的怨恨。苏小舞也不浪费时间,赶忙问道:“帮主,是谁做的?”

陆剑铭勉强摇了摇头,并不答话,艰难的开口道:“我……我怀里的……东西、拿出来。”

“帮主,不要我去找人吗?也许还能有救。”苏小舞一边劝着,一边用另一只没有被他握住的手从陆剑铭怀中翻出了一张羊皮做的物事。

“不用去……你叫也没用,他们……他一定会认定你是……咳,认定你是凶手的……”陆剑铭面色惨白,连连咳血,强用一口真气支撑着。

苏小舞一呆,那她怎么办?逃走是不可能的,但是,但是如果用金针许愿呢?用金针许愿把陆剑铭的伤势治好?走投无路的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金针许愿。

苏小舞的头脑陷入无尽的混乱中,其实她自己也觉得荒谬,轻信什么金针许愿的说法。但是上次她确实用这招得到了绝世武功,打败了夏流阳啊?

可是她也知道,从实际角度上来说,这根本就不符合科学!好吧,她穿越到古代来,这本身就不现实!

但是,上次得到绝世武功之后,她损失的同样也多。不仅一开始从皇甫非墨那里得到的武功完全消失不见,连身体也都是在端木齐的特殊调养之下才恢复健康。撇去最近才发现的可以聚

的小把戏,基本上是等价交换的结果。

那么同理,难道她救了陆剑铭的话,自己也会变成他现在这个样子吗?苏小舞又看了眼腹上中剑,血流不止的陆剑铭,不禁打了个冷战。

陆剑铭并不知道苏小舞的内心激烈的思想斗争,咳了一会儿之后勉强提了一口真气快速说道:“小舞,你是峨嵋派的苏小舞吧?”

苏小舞无意识的点了点头,大脑还在混乱中。其实丐帮知道她身份不奇怪,风月阁的云霓姑娘见到她之后都能一口道出她的名字,连白展都能甫见面就说出她的身份,更别提情报满天下的丐帮了。

“这块羊皮纸,是半块慕容玄瑟的藏宝图,如果有机会,就给玄衣教送回去吧……也不要告诉惊戟,他师父五年前用命换来的居然是……藏宝图,他肯定接受不了……咳咳!”陆剑铭强撑着一口气说完,又剧烈的咳了起来。

苏小舞闻言握紧了手中破旧的羊皮,睁大双眼问道:“什么?藏宝图?为什么给我?帮主你就这么相信我?”苏小舞现在犹如惊弓之鸟,害怕这又是一个陷阱。什么师父?对了,她好像之前听过丐帮人闲聊,龙惊戟的师父就是原来丐帮的帮主。

陆剑铭喘着气,道:“呵,虽然、我不知道歧天谷都发生了什么……但是猜也猜出来了。咳!尚君诚那个老狐狸,五年前就那样子,根本……没变啊!”

苏小舞见他痛苦异常的表情,脑中什么藏宝图什么五年前的武林大会之类的事全都抛到一边,急道:“我去找人,或许、或许你还有救……”声音却越说越低,因为她眼睁睁的看着陆剑铭的头无力地歪向一边,咽下最后一口气。

什么?这就死了?苏小舞手足无措的看着已经逝去的陆剑铭,她还没问完话呢!小说里不是写死前无论如何都会把话交待完才翘掉的吗?这根本不符合桥段嘛!NG!重来!

苏小舞左手推了推陆剑铭的身体,越来越大力,还不自觉地用上了电流,居然让对方一震之下醒转过来。

我XXOO!这下敢情是电击抢救,苏小舞知道时间宝贵,连忙问道“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另外半块藏宝图在哪里?”

陆剑铭好像只听到了苏小舞后半句的问话,迷迷茫茫的回答道:“这半块藏宝图……是上代帮主在五年前……武林大会上……从慕容玄瑟的身上抢来的。另外半块……下落不明……”勉强说完之后就头一歪,再也没反应了。

苏小舞用尽扳指里的电流,也没有再让陆剑铭醒转过来。感到他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渐渐冰冷无力,直到松开。终于认识到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一条生命在自己面前死去,而她本来可能有机会救他的。

无力的跌坐在一边,苏小舞大脑一片空白,直到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下意识的把手中的羊皮纸贴身藏好。

“师父,弟子听到有打斗声,特来察看。您老人家还好吗?”门外传来几下敲门声,接着就是蔡羽山令人作呕的声音,装模作样的说道。

苏小舞想骂人,罪魁祸首是谁?不是显而易见吗?可惜她就是没证据,连陆剑铭的证词都没问出来。

就是问出来,也不会有人信。苏小舞如此想着,一脸茫然的看着正推门而入的蔡羽山。

门外的月光同时随着门开,洒落在她身上。苏小舞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呆呆的望着那轮洁白的明月。连它都没看到是谁做的吧,那她该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