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兰陵皇妃

第9章:此心安处是吾乡 -

来源:兰陵皇妃作者:杨千紫

第9章:此心安处是吾乡

宇文邕没有再碰我,然而却坚持将我留在他的帐中,“军中这么多男子,我可不敢让你夜里睡在别的营帐中。”这是他的原话,虽然在其他事情上,他可以称得上是对我千依百顺,但在说这句话时,他的语气态度却是那么坚定且毫不妥协,我没有办法,只有作罢。

毕竟古时女子的所谓名节对我这个受过现代教育的女子来说,也并不值得太过矫情。而且,在这个陌生的时代,宇文邕毫无疑问的成为了我的保护人,在我羽翼未丰之前。

对于我现在所处的时代,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亦陆陆续续得到了一些了解。此时,三国魏晋已过,而隋唐未至,正是中国历史上的南北朝时期。我所处的地方,仍是北方,此时的北方,分属周和齐统治,两国战火连年,正值乱世。

齐为汉族高姓家族统治,而我所在的周则为鲜卑人宇文氏所辖。

此时,周的皇帝,那个如暗夜昙花般清冷忧郁的男子,叫宇文毓。

事实上,自从宇文毓的父亲宇文泰死后,周的朝政大权,已经被其堂兄柱国大将军宇文护所掌。

两年前,宇文泰临死时,因众子年幼,亲嘱侄儿宇文护暂时代为执掌朝政,然而,当宇文护大权在握后,便将叔叔的临终嘱托抛之脑后,这也难怪我之前所见到的宇文护会如此飞扬拨扈目中无人。

而宇文邕则正是宇文毓的四弟,现任蒲州刺史,入为大司空,行御正,进封鲁国公。

因齐周两国对峙,双方边防皆驻有重兵。宇文邕幼年时便随父常年出征在外,他年纪虽轻,却作战骁勇,身先士卒,且和善待人,从不摆什么架子,所以深得周军将士崇敬。

他与他的兄弟之间倒也相处融洽。尤其是五弟宇文宪,也许因为年纪相仿,所以,两人同进同出,经常在一起。

将士们眼中的宇文邕,是一个性格沉稳,不爱多说话的少年将军。

然而,正是这个众人眼中的沉稳少年,在我面前时,却爱笑,爱闹,一时摔东西发脾气,一时又雨过天青,戏谑无常,仿佛没长大的孩子一般。

每每被他戏弄得哭笑不得时,常常暗自纳闷,哪一种脾性,才是真正的他?

转眼来到南北朝已经十余日了,我开始让自己慢慢去习惯这个时代,习惯没有了电视电话网络娱乐八卦名牌血拼等等现代社会的繁杂。也好,双目清明,耳根清静,无丝竹乱耳,有万般闲情,毕竟,我还是要继续活下去,命运既然作了如此安排,我唯有坦然接受。

天气开始越来越冷,几天前,已经下了初冬的第一场雪,天地之间银装素裹,白茫茫的一片,我和真儿还在帐外堆了一个大大的雪人。对了,忘了说真儿了,真儿是宇文宪的侍女,一个秀美可人的女孩,只因宇文邕与宇文宪天天在一起,我与真儿也由熟悉到亲密起来。

真儿她本是好人家的女儿,却因兵荒马乱举家逃亡,半年前父母双亡,又与兄弟失散,只好插草卖身,被正巧出宫游玩的宇文宪遇上。宇文宪将她带回宫做了贴身侍女。她的年龄甚至比我还小上一岁,才刚过了十六,这个年纪本该拥有无忧无虑的岁月,可是,她,还包括我自己,都只能是孤零零的一人,被命运所遗忘。

真儿说她出生在一个没落的世族家庭,幼时也读过一点书,她口齿清晰,述说又有条理,虽然她不肯多说自己的过去,但是,我总在猜测,如果不是命运的捉弄,她必定是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姐吧?然而,真儿对于自己的命运却从来没有埋怨过,她总是开朗乐观的面对一切,而那份坚强,也深深感染了我。

尤记那天,残阳如血。我与真儿并肩坐在营帐前的空地上,她轻轻的叹道:“怎么可能去抱怨呢?命运再怎么捉弄我,却仍然给了我幸运,因为我必竟还是遇到了五公子啊!”此时,轻柔的霞光罩在她的脸上,她原本清秀的脸庞变得明丽,那份天真的笑靥是如此知足而又快乐。

不论是在现代,还是在我误落入的这个时空,我都是一个外表孤僻冷漠不善言辞的孩子,可是,在我心灵深处却仍然残留了一份柔软,这个地方,一旦被碰触,就会软下心来。而,真儿,坚强乐观的真儿,真的让我感到了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