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新站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仙娈(肉)_高辣文_百花楼

分卷阅读4 - 御书屋高辣文

长的肉条和两颗大大的卵蛋。

李伯雄看着李玉颤抖抗拒的身体,说道:“怎麽了,不喜欢大哥抱你?”

“不是,这样好不自在。”李玉低着头道。

“哈哈,你这孩子,大哥一见就忍不住喜欢。放心,以後大哥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李伯雄爽朗一笑。

“啊,什麽?”李玉一愣,李伯雄不是生活在世俗界吗。

“怎麽,你不知道?父亲和二弟打算让你跟着我离开家族,”李伯雄说道。“父亲要闭关了,二弟也事物繁忙,你一个人在外门肯定会受人欺凌。你不愿意吗?”

李玉默然,这一个月所见所闻,让他极为向往修仙者的世界,奈何自己资质不行。从醒来,李玉认识到这是个能够让人飞天遁地、呼风唤雨的仙人世界,李玉就极度渴望,清醒的半个月他就开始打坐练气,却和以前一样毫无进展,不得不意识到自己仍是个废材。老天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把一个神秘莫测波澜壮阔的世界展现自己面前,却没给他打开这个世界的大门的钥匙。李玉心底极度难受,但他毕竟不是原来的孩子,二十多年的成熟心智,让他明白离开这个家族是唯一的出路,外门虽然也在修真界中,自己却已不适合呆在那里,好在自己还小,以後再作打算。

“放心,大哥在世俗界也算有一定的势力,定能护得你周全,保你一世荣华富贵。你若还想继续修炼,大哥以後可以给你教你。虽然比不得二弟,我也算是达到练气第六层,教你还是绰绰有余。”李伯雄看他一阵纠结安慰的道。

“嗯,我听大哥的。大哥跟我说说你的事吧。”李玉说道。

天色已暗,李仲霖派了仆人送来晚饭,两人一边吃着一边听李伯雄说着世俗界的事。李伯雄看他还是个孩子就大略的说了些自己离开家族後的一些经历。李玉这才知道李伯雄已经四十二岁,在外打拼二十多年,如今功成名就,已是一国之将手握重权。这个世界广阔无边,大小国家林立,纷争不断,只要有能力和手段,不乏晋升的门路。

洗漱过後,两人上床睡觉。李玉心情复杂,不想打坐练气,加之有旁人在侧,合着里衣缩到里面侧身面壁睡下。紧闭着眼睛听着李伯雄脱衣服的声音,阵阵紧张,被子掀开,一副健壮烘热的身体贴了上来。一只手臂穿过颈下,另只手伸到小腹,李玉就被拉到李伯雄的怀里。整个身体被雄壮的大哥包围着,李玉上身隔着薄薄的布背靠赤裸饱满的胸肌,小屁股被粗壮结实的大腿夹着,一坨厚实的软肉附着整个臀瓣,还没雄起李玉就感到强劲的脉搏。

李伯雄搂着怀中少年,刚刚发育却不瘦弱,温温柔软的触感。嗅着少年身体的清新淡淡香味,覆在小腹的手隔着布料忍不住轻轻摩挲,怀里的躯体抖了几下僵硬挺起来。李伯雄不以为意,手不住滑动,从小腹到胸膛享受手下隔着薄衣的触感。

李玉极力心中的炙热,平复心跳,暗暗心里默念,他是这个身体的大哥,抱着幼弟只是兄长疼爱的表现,让身体慢慢软下来。却不想那只手好像不再满足隔靴捎痒,趁着磨开的衣襟伸进了里面。大手先是顿了一下,惊讶於手中直接的丝滑触感,然後从小腹肚脐处推上胸脯。

李玉刚软下的身体又剧烈抖震起来,随着推到胸口的大手又滑下,小腹在掌下挺抖,一股尿意升起,夹紧双腿又觉下身後xue一阵酸酸麻麻湿热起来。李玉一阵喘息,只觉得欲望从来没有这般强烈过,身体被情欲和背後身体炙烤起来,脑子里浆糊,只觉得後xue银水流个不停,仿佛听到潺潺溪水声。

李伯雄逗着李玉没想到反应这麽敏感,惊讶莫名,听着李玉压抑又呼呼的喘息,挺动颤抖的小身子磨得自己也浑身燥热起来,这段时间急着赶来憋着的欲望一下子抬起了头。李伯雄挪开覆在小腹的手,伸到胯下调整按下渐渐肿胀的肉根。

“嗯?”李伯雄按着隔着裤子按着勃起的阳具,手背贴着李玉的小屁股只觉得一片湿热。手掌反转贴着小屁股中间抚了把,抽了出来捻了捻手指滑滑的,伸到鼻间一嗅,只觉得一股甜甜沁香被吸入肺间,一股燥热从胸膛漫向全身,胯间的大屌全根弹了起来,顶在前面的小屁股肉上。

李伯雄下身往後退了退,微微抬起上身斜着俯下,沾湿的手掀开被子又伸下去一把扯下了李玉的裤子。

“啊,别,不要啊。”李玉感到屁股一凉,一阵惊呼,正要反抗,就被李伯雄压着趴下无力挣扎。

李伯雄一只胳膊按着李玉的上半身,另一只手抚上颤抖的小屁股,食指和中指顺着股沟滑下,指尖摸到了小屁眼,那里已经泥泞不堪,遇着空气变得湿腻滑凉的。这时指节下的小花一缩,小口一合一开,一股温热的银水沁湿了手指。

李伯雄激动起来,心肌猛震,欲望灼烧起来,胯下完全硬了涨得发疼。他上身压下附上李玉光裸的脊背,在他耳旁激烈地喘着粗气,一只胳膊穿过腋下搂紧他的胸脯,另一手追着扭动的小屁股狠狠按磨着开合的小眼儿。

胸前敏感的两点被夹在肌肉硬硬的胳膊上,饥渴的小xue被长着厚茧手指摩挲,一波波快感冲毁了李玉的理智,一只手抱着胸前的胳膊带动着它揉着乳头,另一只手伸到胯下握着挺立的小肉棒。

“啊..啊..啊..我..我好痒..痒啊..啊...”李玉骤然爽的叫起来。

李伯雄一顿,霎时间清醒过来,意识到身下的是自己弟弟。

“啊..别停..停啊..好难过..唔..啊..”李玉感到磨动的手指停下,套动胯下的小手穿过会音,抓着停下的手想要继续磨。

“啊..哥..哥哥..继续按啊..啊..”他的手无力带动打手按摩,李伯雄还在犹豫,就捉住他粗壮的中指插进了小xue口,“啊..啊..哥哥插我啊...好爽啊...”

李伯雄一怔,只觉得中指被一团火热湿润的软肉包裹,只插进去一个关节就感受当肉壁阵阵层层涌动吸吮夹咬,又忍不住勾挖挑弄起来。

“啊..啊..啊..”李玉头挺起,屁股银荡的扭着,腿一弹一只脚踹到李伯雄的裆下。脚底板压在整根硬热粗长大棒,感受到肉棒的弹挺和音囊里蛋蛋的滑动,狠狠的踩踢转动磨擦。

“啊,小混蛋,敢踢老子的卵。”李伯雄胯下被踩的又痛又爽,指头在小屁眼里狠狠的快速旋转搅动。

“啊..啊..别啊..停下..啊..慢点..”李玉叫的更高亢。

“咕叽咕叽”小xue搅得一塌糊涂。

“小声点,小搔货,叫的这麽大声。”李伯雄低头伏在李玉耳旁喘着粗气道。

李玉憋着声,忍不住转头一口啃在抱着手臂的肩膀上,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