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新站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仙娈(肉)_高辣文_百花楼

分卷阅读33 - 御书屋高辣文

手摸上他的胸口,磨了两把,就觉得两个小小的硬挺擦着手掌心痒痒的。林弘毅手停了下来,两手的麽指和食指哥捻起两边的小乳头,轻轻的搓动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李玉顿时叫得更搔,扭得幅度更大。林弘毅没想到他反应这麽大,看来这里是他的弱点了,更是频繁的捻搓挤按起来。

弄了一会儿,李玉的衣服团在胸口着,林弘毅手动不开,就捋下他的衣服,然後从背後解开脱了下来。这下李玉赤裸着上身,就更方便他动作起来。

林弘毅靠着李玉的脖子向下看,光洁细嫩的胸脯上,挺立着两个红红的小点,像小樱桃一样。“真可爱!”林弘毅着迷的说道,然後手又捏了上去,眼睛看着它们在自己的指间变幻各种形状。他欲望燃烧着却不知道怎办才好,只能逮着两个乳头不放,执拗的捏住,满足下心里的渴望。

李玉被他捏了好久,又痛又痒还很爽,可是就没见他继续下去,他自己先不耐起来。他一只手伸到後面,隔着裤子握住那抵着自己股沟的棍子的根部。

“好硬啊!”像钢管一样的手感,李玉心里感叹着,擎起的巨棒,真是让人又爱又怕。

“嗯哼!”这只小手只是轻轻一握,就把林弘毅刺激的不行,小腹鼓胀抖动起来,鼠蹊抽搐着,有什麽就要出来了。

林弘毅欲火烧得更烈,越来越激动,脑子里充斥着昨晚梦中交合的画面,还有最後阳具喷射的快感。刚刚李玉捏着他音茎根部,他就想到梦里最後的遗憾。他放开李玉立起身来,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他想要肌肤相亲。

林弘毅立起身,抽去腰带,解下外袍,又脱了上衣,赤裸着上身正要继续脱裤子。

第十七章初尝(上)(h)

李玉软软地靠着林弘毅的双腿,眼神迷茫看着林弘毅脱衣服的动作。那赤裸着的上身真是太性感了,胸膛宽阔,肤色也比较白,小腹平坦肌肉紧实,扭动间富有张力。李玉看的眼热,坐起身来想要摸一摸。

林弘毅正要脱下裤子,就看他李玉抱着自己的大腿像要起身,那张小脸羞得红润润的,眼睛正倒映着自己赤裸的上身。

“喜欢吗?”林弘毅弯腰脱下外裤,亵裤太紧绑住了音茎,他顺势跪在李玉的前方,把胸膛送到他的面前。

林弘毅欲火一直烧着,身上流着汗水,汗热气息扑面充斥着李玉的口鼻,这股浓郁的味道让李玉深深沈醉了,手不由自主摸了上去。手下的肌肉湿热的,还在微微颤动;捏了捏两颗凸出的大乳头,有点椭圆,合着深色的乳晕,在胸膛上活像缩小了的熊猫黑眼圈;小腹紧张地收缩鼓起几块肌肉,推了推,硬硬的弹弹的;他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却真雄壮,像个成熟的大男人,李玉心里想着。

林弘毅随着这双手向下摸,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他哼哧地喷着粗气,音茎弹跳的更快,胀得发痛。“嗯,你给我这里也摸摸,嗯哼!”林弘毅说着抓着李玉就要离开腹肌的小手,另一手揭开亵裤,把它送了进去。

李玉手掌进到林弘毅的裤裆,里面热烘烘的一大团音毛,然後就碰到一颗挺起来的热龟头,两人都抖了抖。李玉是手被烫了,林弘毅爽的喘了口气,放轻抓着他的力道,让李玉可以抓着他的性器。

李玉揉了两下龟头,就轻轻沿着肉棒两旁,上下抚摸这根又长又硬暖烘烘的大鸟茎干。

“啊...抓紧它...啊...好爽...嗯”林弘毅闭着眼,贴着李玉的脖子和脸测亲吻着,下身更往李玉的手送去。

林弘毅的音毛太多,李玉的手在里面动了一会儿,就觉得像被无尽的杂草缠住了一样。李玉拨开一丛又被另一束纠缠着,一团乱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李玉手被逼得烦不胜烦了,就扯了扯,林弘毅立刻抖了抖,又往他身上贴近。

李玉握着茎干,麽指在下面肉柱的系带与龟头口之间来回磨动,林弘毅猛的粗犷起来,温润的唇片全压在他的皮肤上又吸又吻,动人的湿润感留在皮肤上,渐渐地渗入体nei,李玉呻吟喘息着,银欲冲击的他更色情的把玩着。

他再用麽指和食指收紧箍住龟头冠沟向上扯动,其他指节磨着龟头表皮,掌心擦着马眼口,林弘毅雄壮的身体又再抖几次,更加疯狂粗野的舔舐起来。

“啊..啊..”一会儿林弘毅就受不了了,他还是个初哥,也从没自己手银过,被李玉玩得基巴抽搐,龟头一涨一涨就要喷了。他仰头喘着粗气,按着李玉的手不让他再动了。

李玉手握着龟头,直觉的手心湿滑黏腻,握着的感觉肉棒一跳一跳的。手指压下时穿过层层茅草,碰到一团肉囊也在抖动着,两颗睾丸升起降下升起降下。这强劲的男人性力量让他好爱啊,中指尖艰难的前伸挑了挑音囊肉皮,手掌晃动起来。

“啊嗯!别..别捏了...要尿了...啊...”林弘毅只觉得鼠蹊鼓胀,好像有一股尿液积基巴里就要喷了出来。林弘毅说着,就急着要拿开那只让自己爽到失禁的手,下去尿尿,他不想再李玉面前出丑。

“啊!别走...我想要...给我...”李玉不顾羞耻的喊着,他一听到林弘毅要射了,身体立时反射,小xue饥渴地蠕动,分泌出汩汩银水,丹田的欲望波动冲击的他脑子发胀。他死抓着林弘毅的肉棒不放,趁林弘毅刚立起了身体,另一手扯下他的亵裤,林弘毅的整个胯下性器就显露在他脸前。

林弘毅全身除了头发,就是胯下毛发最多,其他地方几乎没有,光洁一片。音囊缠满了毛,缩紧吊了起来,上面矗立一根六寸长的肉柱,像一根上满丹药的高射炮。马眼透过指缝正对着李玉,一开一合流出粘液,啊,大炮已经上膛就要轰炸了。李玉看着这根让人又爱又恨的大肉棒,嗅着它头部散发的腥膻麝香,脸慢慢靠近过去。

“啊!玉儿,别,快让我下去,我要尿了!”林弘毅一边忍受想要射睛的急迫感,一边说道。他起身时,不敢使劲挣开李玉,怕把他摔下去了,结果亵裤就被李玉撤了下来。

李玉小手向後撤去,将整个龟头露出来,手里的大棒子又是抖了几抖,再伸长了些,看似预备发射般。这个大棒子生命力应该能满足自己身心的渴望吧,李玉心里想着,就张嘴含住了那颗红润的大龟头。

“嘶...啊...好爽啊...你啊...啊嗯...哼啊...”林弘毅立时爽得嚎叫起来,只觉得敏感的龟头进到一个湿滑滑的窄地,一条柔软无骨的小鱼儿在龟头上搅来搅去,龟面被嘴唇包扯着,林弘毅无师自通地往里插了进去。

林弘毅的音茎虽然没有李伯雄的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