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鸿运小娘子 卷一

V第二十七章 - 豆豆小说

来源:鸿运小娘子 卷一作者:落蓝

那时,她已经被老皇帝纳入了后宫。

她一直以为四妹是跟着齐越安赴任经历的事多了才将她打磨得那般出众。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她自以为是。

阮三娘想到上一世自己穿来后得知原主竟然有个不学无术的纨绔未婚夫,对方后院还有通房妾室时立即不依不饶闹着悔婚……最后让四妹捡了便宜。

阮三娘越想越嫉妒,心里也越憋屈,若是她上一世穿过来有原主的记忆就好了……这样她就可以轻易的看穿四妹的伪装,也不会错失尚未崛起的未婚夫。

明明原身一直都没有退婚……说不定原身早就知道未婚夫不简单。

这一世她重生回来的时机十分及时,抓住了齐越安,没有悔婚,但阮三娘心里还是十分不甘心,忍不住埋怨原主不给她留记忆,害得她上一世那么惨。

阮溪见阮三娘面色变来变去,十分无语,不知她在想什么。

看到素玉已经拿来一副干净的碗筷,阮溪淡定开口提醒:「三姐,用饭吧,再不吃,饭菜要凉了。」

阮三娘只好抛开心里的憋屈和埋怨,化悲愤为食欲。

这几日有妈妈盯着,她经常靠点心充饥,前两世都没有饿过肚子,这一世重生回来却不能吃饱。

阮三娘越想越伤心,吃的速度更快了,一碗饭,两碗饭,三碗饭……

阮溪:「……」

素玉素珠一脸惊悚,三小姐的饭量好像又变大了。

阮溪在阮三娘的陪同下,难得吃了个九分饱,用帕子擦干净嘴角,喝着素珠递过来的清茶,看着剩下的饭菜和汤都被阮三娘一个人包圆了。

饭后,阮三娘满足的靠在椅背上,只是在看到悠闲喝茶的四妹时,有些不自在的端正自己过于豪放的仪态。

其实宫里的礼仪妈妈曾教导过她仪态,只是死后在自己曾住过的宫殿徘徊几十载,孤独寂寞,只能听宫里的太监宫女说八卦,回忆一下以前的风光,礼仪规矩早忘光了。

阮溪:「……」

看阮三娘的架势,似乎不止是来陪她吃饭的。

「四妹,我写的话本两天后将在京城最大的博雅书阁售卖,到时我送你几本。」阮三娘一脸春风得意,她这几日用鹅毛笔写了一个穷书生获得奇遇后发家致富考科举,一路打脸逆袭升官发财娶美人的故事。

「恭喜三姐,三姐你写了什么话本,可以说说吗?」阮溪暗道,看来阮三娘是来炫耀了,识趣的没问她为何没有开茶馆开书铺,笑着捧了她一句,饶有兴趣的问道。

阮三娘就等着四妹这一句,她颇为自得的说了话本的内容。

这可是她自己写的。

这一世,阮三娘不敢再胡乱抄袭,万一再暴露了什么被老皇帝盯上,还不如凭自己的能力写了一本小说话本。

等话本大卖,她攒够银钱就开茶馆。

阮三娘自信满满,母亲要她学管家,不给她铺子,她可以自己赚银钱买,哼!

素玉素珠听得两眼放光。

阮溪也听得津津有味,阮三娘写的这个话本说到底就是点家的种马爽文,古人哪里见识过,只要笔力够,肯定会大火。

阮三娘说了个大概便等着四妹夸赞。

「三姐,你真厉害,这话本肯定大卖,我到时让素玉买几本回来看看。」阮溪衷心赞叹,没想到重活一次,原着书中靠各种抄袭造假混了个第一才女的阮三娘不再走抄袭的路子,自力更生写话本。

阮三娘得意一笑,看四妹和她的两个丫鬟都一脸期待,非常大方的表示:「不用买,我送你看,这话本是连载的,我还没有写完呢。」

「那我就先谢过三姐了。」阮溪没有拒绝阮三娘的好意,笑着感谢。

阮三娘摆了摆手,没在这里多待,她要回去继续写话本。

离开前她丢下一句。

「四妹,忘了告诉你,我写的话本叫《发财升官娶美人》。」

说完,阮三娘扬眉吐气离开。

好简单粗暴的书名。

阮溪抿唇一笑。

……

书院院舍,午休时间,温公子看完未婚妻的信后,目光落在桌上的木匣子,这里面装着小丫头准备了好几天的礼物,他的眼里透出一抹期待。

撕开木匣子上的小贴条,温公子终于看到了阮溪亲手制作的礼物。

一个漂亮精致的蝶形香囊。

「原来是香囊啊。」

温公子嘴角微翘,低低轻笑出声,将木匣子里的香囊拿到手中细细端详,这一端详,温公子眼神蓦地变得幽深,心里掠过一丝异样。

鱼戏莲图……

小丫头很有想法啊。

温公子修长白皙的手指摩挲了一下香囊上的绿荷红莲,目光落在摇头摆尾戏莲的鱼上,眼中染上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意。

半晌,温公子淡然自若将这个精美的蝶形香囊系在腰间。

午休结束,温公子踩在优雅的步伐带着小厮兼职书童张清踏入讲堂,作为温公子好友的李景承第一时间发现温公子腰间多了一个精美的香囊,蓦地惊呼出声。

「子润,你不是没回府吗,身上竟然多了一个新的香囊啊,不知是哪位佳人送的?」

「咦,还是鱼莲香囊!」

讲堂里的其他学子不约而同的看向温公子腰间的新香囊,眼里闪着兴味和好奇。

鱼莲香囊,未婚男女一般用来含蓄的传达情意。

阮溪不知自己无意间撩拨了温公子一把。

「嗯,我未婚妻亲手制作的香囊,绣的图很精美。」温公子微微一笑,淡定从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众人猝不及防被温公子秀了一脸。

李景承:「……」

其他官宦子弟学子们:「……」

原来温公子是这样的温公子,风光霁月的温公子竟然也会低调炫耀。

别人炫才华,炫家世,炫自己的魅力……

温公子炫未婚妻……亲手做的香囊!

阮溪在青山书院又火了一把,关于她的传言满天飞。

等傍晚阮余文回来告诉她这个消息时,阮溪整个人无语了一瞬。

阮四小姐情深意重,温公子迷恋她是什么鬼?

一个香囊而已,还脑补这么多戏,大惊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