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骄阳似我

第三十九章 -

来源: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于是,寒冬腊月的凌晨六点钟,我站在了无锡高铁站的月台上,手里提着我们无锡最著名的、虐待了无数游客的甜味肉馅小笼包==

还有十几天就春节了,火车站人很多,月台上熙熙攘攘的,我站在人群之中踮脚看着火车来的方向,心里有些惴惴。

待会林屿森看见我在月台等他,会不会觉得很奇怪?接人的话一般都会在出站口吧,可是我却跑到了月台上,这样会不会太隆重了?

要不我现在跑去出站口?

正在犹豫之间,火车已经进站了,白色的列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然后渐渐减速,逐渐的,我已经能透过车窗,看见车厢里的乘客了。

我看见了林屿森。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一眼就能确定是他,其实只是一个一闪而过的侧影而已。

但是我已经不由自主地跟着那节车厢跑了起来。

列车的车速已经非常缓慢,所以那个身影始终在我视线里。我看见他站了起来,从头顶的行李架上拿下了个黑色的行李箱,然后一个穿着蓝色大衣的女子貌似跟他说了什么,他点点头,又从行李架上拿下来一个红色的箱子。

列车彻底停了。

车厢门打开,乘客们陆续地出来,当那熟悉的高大的身影从车厢里走出,我下意识地往柱子后面躲了一躲==

等我意识到出站口的方向并不在我这边的时候,林屿森已经走得有点远了,我连忙又追了上去,悄悄地跟在了他后面……

话说,我到底在折腾什么==

很快我就发现跟着他的不止我一个,那个蓝衣服的女子也追上了他,隐隐约约我听到她在向林屿森道谢。

“刚刚谢谢你帮我拿箱子,不然那么重,我可拿不动。”

林屿森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我远远地听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有点骄傲——他是因为我而来的呢,不然他根本不会在这里停留,也不会帮你拿行李啦。

但是紧接着又为这种莫名其妙的骄傲羞愧起来。

蓝衣服女子好像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林屿森疏离的态度却让她止步了,有些尴尬地走向了另一边。

我跟在他身后,看着他不言不语打发了那个热情的女子,不由就觉得很快乐,脚步也突然轻快起来。

我突然发现在后面偷偷跟着他,肆意地打量着他挺拔的背影也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于是打定主意不喊他了,先跟着再说。然而才做好这个决定,前面的人却忽然停住了。

他骤然地转过身来,目光直落在我身上。

好一阵,他才大步向我走来,好像是要确认般的,牢牢地盯着我的脸,“聂曦光?”

……

他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

我仰起头看他:“是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故意四处张望,就是不看他,“哎,你不知道出站口多冷,我穿着大衣都冻死了,所以干脆就买了票在候车厅啊,有暖气的,然后既然检票了,我就跟着下来啊,不然少剪一张票,火车没法出发怎么办?”

我以为他会吐槽又不是飞机,火车不等人什么的,没想到他居然摆出一副很认同的表情:“说的也是,聂小姐的票这么重要,不剪火车怎么敢走。”

“……喂!”

他微微笑了:“我不是跟你说八点吗?”

我“哼哼”了两声,他还敢主动提。

“你是跟我说八点,可是我查了火车时刻表,从那边过来的火车,一列是早上六点到,一列是十点,根本没有八点的。你干嘛骗我?”

其实问他这个问题前,我已经脑补好了答案,比如说……怕让你起床太早辛苦之类的……

谁知道他却叹气说:“我怕你说,‘林屿森算了,太早了我爬不起来,你还是自己回苏州吧。’”

我忍不住好气又好笑:“我才不会这样!”

“嗯,现在我知道了。”他认真地看着我说。

我本来以为再见到他会很不自在,可是刚刚却完全没有,还像以前那么轻松随意。然而此刻在他这样的目光下,我却又一下子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才好了。

我稍稍避开他的目光,故作调侃地说:“对了,很厉害嘛。”

“什么?”

“刚刚我都看见啦,蓝衣服的姑娘。”

他笑了:“这算加分还是减分?”

我愣了一下才领会他的意思,顿时觉得窘了。“什么加分减分,我数学不好……”

不等他再说话,我胡乱地把手里的盒子塞给了他:“给你,帮你买的的小笼包。”

热腾腾的小笼包现在其实已经变成小冻包了。其实大冬天的给人打包一份小笼包很傻吧,可是……反正我就是一时抽风了。

“出站口旁边有个不错的咖啡馆,去那边吃吧。”

“好。”

看他回答得这么快,我忍不住提醒他一下:“很甜哦。”

他笑了笑:“是吗?那很合适现在吃。”

我不由低下头,怕不自觉弯起的嘴角会泄露我心中的涌动,“走啦!”

这回我跑在了前面。

大概是因为时间太早的缘故,咖啡馆里很安静,没几个客人。

服务员热情地帮我们热了小笼包,居然还非常贴心的送上了点醋,让我惊奇了一把。吃完早餐,我们慢慢地往停车场走。

“你想去哪里玩吗?无锡其实没啥好玩的,太湖现在也太冷了。”我努力地想着景点,“要么去看看灵山梵宫,起码那个顶还是很漂亮的,或者去三国城水浒城?不然鼋头渚什么的……”

我滔滔不绝地介绍着,直到他的声音响起。

“我一直觉得,你会带我去看梅花。”

我猛然顿住了。

想起他在信上写接到我赏梅的邀请,他多么的欣喜若狂,心头忍不住就一阵酸楚。吸了一口寒冷的空气,我刻意轻快地说:“好啊,那我们去梅园,梅园的门票最便宜了,你帮我省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