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言情

关灯 搜索
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激情魔咒

第七章 -

来源:激情魔咒作者:古灵

皮瑞米兰大饭店顶楼皇家套房里。

罗伊一丝不挂地从浴室出来后,就直接钻进被单里,长臂一伸,便掳来另一具光溜溜的娇躯。

诗韵玉手一档,便捂住直凑上来的大色狼嘴巴。

「我们大后天真的要跟他们一起去科摩湖吗?」

「你不愿意?」诗韵噘了噘嘴。

「我不喜欢吉林看我的眼神。」

罗伊躺了回去,也不太高兴的说:「我知道,他喜欢你。」

「哦」诗韵斜睨著罗伊。

「我明白了,你看上了那位未来的女公爵,打算来个交换伴侣,对不对?」

「没有、没有,我哪有啊!」罗伊连声否认。

「你可别胡思乱想喔!」诗韵冷哼一声。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他?」罗伊叹了一口气。

「他总是我哥哥嘛!我知道他一直不太服气大家长的位子是由我这个弟弟继承,为了补偿他不平衡的心理,我向来都尽量答应他所提出来的要求,希望能让他明白我并没有将他当作一般的族人看待,或许能减少一些他的不满。」

诗韵嗤笑道:「那他要是要求你把我让给他呢?」

「我说的是尽量,并不是全部,宝贝。」罗伊将诗韵拉到自己的身上。

「有些事还是不能答应的,譬如你,除非踩过我的尸体,否则谁也别想动你一根寒毛!」

「这还差不多。」诗韵满意地靠在他的胸口,「不过,那个安娜似乎不太喜欢我!」罗伊摩娑著她的后脑勺,一下又一下地闭起双眼,享受美人在抱的感觉。「如果我没有结婚,到时我将会指定吉林的孩子作为我的继承人,所以,她并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任何一个胆敢和我结婚的女人。」

诗韵突然直直地盯著罗伊。「是不是也就是说,只要你指定了继承人,你就死定了,罗伊?」

罗伊静静地说:「或许吧!」

诗韵捶了他一下。「那你还要指定他的孩子做你的继承人?」

罗伊苦笑道:「他一直认为大家长的位子应该是他,倘若我指定别人,他会更恨我的,何况又有……」

诗韵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声音。「我连双胞胎姊姊都能舍弃了,你明明知道他可能会伤害你,你还容忍他?」

罗伊睁大眼看著她。「那不一样,宝贝。你姊姊一直表现得很自私,一切的行为明摆著就是要害人利己;而吉林虽然对这事不满,但他却没做出什么令人不齿的事来,且他一向表现得很温和。」

「我想,也许他也不愿意就这么狠心……」

「狗屎!」诗韵七手八脚爬起来,坐在他的肚子上。

「罗伊,我以为你是个很果断的男人,现在才知道你是个娘娘腔!」

「娘娘腔?」这话实在是太侮辱人了!罗伊高高地拢起双眉。「你说我娘娘腔?」

「优柔寡断,不是娘娘腔是什么?」诗韵拿食指戳戳他的胸膛。「

他没做什么,是因为时候还没到;他表现得很温和,是因为他怕你起疑心……」

「我知道。」

「你知道?」诗韵几近尖叫的问:「你知道还这样?」

罗伊平静地看著她。「你说我能怎么样?他又没犯什么大错,我能对他如何?强按个罪名给他吗?这不是我的行事作风哪!宝贝。」

「你可以不立他的孩子……」

「这是我母亲的遗言,若是我没有子女,就必须立吉林的儿子为继承人,除非他被家族大会除名。」

诗韵登时傻眼了。「为什么?」

罗伊叹口气道:「因为安娜是我母亲的妹妹。」诗韵的嘴巴似乎大得可以塞进驼鸟蛋了。

「我母亲的身体一向不好,结婚多年都未能生下一儿半女,甚至无法满足我父亲旺盛的欲望,因为她多半时间都卧病在床,而我父亲却深爱我母亲,不愿意另外找女人,以免伤了我母亲的心。」

罗伊轻轻摩娑著诗韵的下巴。「母亲对父亲深感愧疚,便请求她寡居的妹妹,也就是安娜委屈做父亲的情妇,好满足父亲的欲望,也可以为父亲留下子嗣。在母亲的恳求下,父亲答应由安娜为他生个儿子,但仅此而已。」

罗伊苦笑一声。「没想到,安娜生下吉林没多久后,母亲竟然怀孕生下了我。这下子,母亲歉疚的对象换成了安娜,因为从安娜怀孕后,父亲便不再去找她了,而且,父亲不能也不愿立吉林为继承人,因为还有我这个婚生子他所爱的女人生的儿子,父亲更不愿意在母亲死后娶安娜,因为他根本不爱安娜,也不希望吉林因此而变成继承人。」罗伊深深的叹息一声。

「所以,我母亲为了弥补对她妹妹的愧疚,才会在死前留下这个遗言。」

诗韵不知道在想什么地沉默了好半晌,罗伊也不去吵她,只是瞧著她。「决定了!」诗韵遽然大叫一声,让罗伊吓了一大跳。

「老天!怎么了?」

「明天我们就去结婚!」诗韵大声宣布。此时此刻,什么疑虑都抛到天外去了,重要的是他的命要先保著,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

「咦?啊?」罗伊惊喜地瞪大了双眼,欢呼道:「真的,宝贝?哇!太美了!我爱你,宝贝,我真的好爱你啊!」

他把诗韵拉下来猛亲猛吻。

诗韵用双手极力推拒著。「唔……讨……讨厌!我……我话还没……说完……放……放开我……讨……讨厌啦……」

罗伊喘著气放开她,头发、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全都在笑著。「你还有什么吩咐?我全都照办,只要你愿意和我结婚,任何事都没问题。」

「简单的小事,」诗韵说:「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怀孕,并且生一个胖儿子,这样吉林就害不了你了,所以,我们不用避孕了。」

「啊!」罗伊的神情突然变得很诡异。「其实……呃……我们一直…没有在……呢……避孕……」

「耶?」诗韵的眼霎时变成弹珠眼。

「我们没有?」罗伊尴尬地傻笑两声。闻言,她的弹珠眼又成了眯眯眼,一向娇柔清脆的声音也突然变成充满危险性的低沉嗓音。「那你给我的所谓『避孕药』是什么玩意见?」